季一铭被夹的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两瓣臀肉绷紧的时候,带着男性特有的坚硬柔韧,狭小的甬道将性器裹的密不透风。

    季一铭缓缓吐出一口气:“好紧……”

    他指腹在男人腰侧磨擦,技巧娴熟地挑逗着,另一只手则是顺着光滑紧致的小腹摸了下去,捉住俞争的性器,指尖在沟壑处摩擦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啊啊别……别摸……”

    俞争忍不住打了个颤儿,后穴一瞬间绞紧。

    被季一铭抚摸的性器顶端泌出一大滴浑浊的液体,就连马眼也急促地张合着,露出娇嫩的颜色。

    季一铭闷哼一声,额头泌出豆大的汗珠,滚入浓密的鬓角里。

    太紧了。

    季一铭呼吸粗重,光是这样被后穴夹紧,就已经让他感觉到了强烈的快感。里面过于娇嫩的软肉像一张张小嘴,吮吸住他的龟头,肠壁一寸寸缩紧,那种紧致到让季一铭觉得自己的性器都要比肠道大一个尺寸,再稍微插进去一点,男人的后穴就要被他插烂。

    就好像……

    季一铭没好意思说,他怕说出来老婆觉得他是处男控。

    但那里真的紧的就像处男一样,仿佛是第一次被性器插入,括约肌箍着鸡巴根部,让整条阴茎更加的膨胀,缠绕在柱身上面的青筋都在突突直跳。

    俞争终于从刚才那种强烈的快感中回过神来,他喘了口气,低头看着季一铭因为快感而染上欲望潮红的脸颊,心理的快感几乎在一瞬间压倒了身体上的快感。

    俞争努力收紧后穴,满意地听见季一铭舒服的喘息,这才哑着嗓子开口:“老公,我紧吗?”

    季一铭点头,原本清亮干净的声线也变得沙哑而低沉:“紧,老婆你动一下,我鸡巴被你夹的好难受……”

    俞争没有动,依旧保持着用后穴夹紧体内性器的姿势,手指暧昧地磨擦着季一铭的嘴唇:“那你说,是昨天紧一点,还是今天紧一点?”

    季一铭亲了亲他的手指,对于这道送命题选择含糊带过:“都紧,每一天我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俞争对这个回答不太满意,但季一铭已经被憋得不行了,他干脆松开俞争的性器,两只手都掐着俞争的腰,将他的身体往上抬了抬,还埋在体内的阴茎自然而然就拔出小半截。

    硕大的龟头在肠壁上碾过,古怪酸胀的快感还没有完全被俞争捕捉到,下一秒,季一铭就掐紧他的腰,将俞争往自己的性器上用力一按。

    “噗呲”一声,粗大的性器再一次贯穿狭窄的肉穴,在肠壁上碾过,重重凿到腔道深处。龟头像是操中了一处软中带硬的凸起,猝不及防让俞争觉得像是被电流击中一样,潮水般的快感瞬间翻涌而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