店内被扫荡一空。

    三天,这大款带了三波人来买东西,还个个办了会员卡。

    导购员半年的业绩都被冲上来了。

    临走时,导购员看着季一铭的背影,久久驻足,头一次发自内心对钱的渴望,而不是职业需求的开口:

    “欢迎下次光临。”

    再多带俩。

    不不,再多带仨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今天这两个显然就没有昨天那个的厉害。

    起码连声老公都不敢叫。

    一看就是刚入行当小三,胆子太小了。

    放假前期,公司里面已经有了节日的氛围。

    季一铭吃完午饭回来,桌子上放着公司发放的中秋节礼品。

    除了惯例的月饼之外,还送了几瓶红酒。

    季一铭不喝酒,酒量也一般,即便是应酬的时候也滴酒不沾。

    红酒和月饼收起来,放到桌下,季一铭抬头,看见旁边坐了个短毛,捧着茶杯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季一铭问他:“殷勇呢?”

    那人扭过脸,盯着季一铭看了好一会儿:“我就是殷勇。”

    季一铭:“……你怎么把头发剪啦!”

    殷勇哀怨地摸了摸清爽的短发:“没办法,要去新公司了,人家对着装形象有要求。就是可惜了我的头发,三年才留了那么一点,一下子全没了。”

    季一铭也有点失落。

    取缔编辑部的决定大家很早就得到小道消息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