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一铭当时在A班。

    高中采取的是尖子班+普通班的模式。

    阶段前五十名的,会按照顺序分到AB两个班。

    这两个班的人员是流动的,并不固定,也可以统称为一个班。

    其他的学生则是随机被编入1-20班。

    而俞丰在8班。

    高二那年运动会,季一铭身体素质不错,被安排参加三千米长跑。

    俞丰负责后勤,在终点递水。

    跑后不能立马休息,俞丰就陪他在操场上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,就熟悉起来了。

    元旦晚会的时候,俞丰跟他表白。

    两人的关系算是确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就这?”

    蔺危听了半天,听了一个十分无聊的故事。

    还没有《x时代》撕逼打架看的过瘾。

    季一铭:“……你想听什么?青春疼痛?堕胎流产?”

    蔺危又去看相片。

    还是觉得眼熟。

    还是觉得贼讨厌。

    而且俞这个姓,怎么这么让人来气呢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最后为什么分手的?”蔺危问他,“不会又是上错了人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