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遗憾那天晚上没有得到太多关Ai,乔琳觉得s8m的JiNg髓就在于,惩罚过后的照顾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内啡肽激增,m最舒适也最疲惫。

    乔琳懒得行动,她需要另一个人负责所有的照顾,但是那天晚上只是抱了抱她,给了她一些水和巧克力,之后就坐在房间等她洗澡,送她坐电梯离开了Lavender。

    他还承担了那晚乔琳的所有消费,但这对乔琳来说远远不够,她不缺钱,她缺Ai。

    不需要真的来Ai她,起码在一切结束,她浑身ch11u0Tr0U红肿的时候,m0着她的脑袋告诉她她做得很bAng,给她冰敷,然后用他的手掌为她涂抹rYe。

    乔琳将这些想法说给了自己的朋友,朋友小娜虽然不是圈内人,但看得b她透彻。

    小娜:“你不能对在俱乐部找的一夜情有这么多期待吧。”

    乔琳:“诚实来讲,我不希望和他只是一夜情,而且这连一夜情都算不上,他甚至连扣子都没有解开一颗。”

    小娜:“你该不会还打算去见他吧?”

    乔琳发了个微笑的表情,“已经去过了。”

    很遗憾,一无所获,再也没遇到过他。

    猫咪说他像是人间蒸发了,或许他在那晚之后找到了他的m,又或者是回归了家庭、生活、工作,这都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大教室里的人越来越多,乔琳匆匆给小娜发送了一句“下课再说”,把手机扣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堂课是大课,授课老师是知名的犯罪心理学专家安明森,不过他从乔琳入学就没有来上过课,听说在协助凶案组破案,贵人事忙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。

    安明森是个很低调的人,即便在网站搜索他的相片,也只有两三张几年前协助破案的远景全身照,看得出他身材很修长,脸部轮廓流畅深邃,上过他课的学姐说,他是个很有魅力的人。

    乔琳故意问什么叫有魅力,学姐说就是即便他走到你的座位边上敲敲桌子,要你交出偷拍他的手机,你也会觉得他很X感。

    “乔琳,喝咖啡吗?”

    因为是大课,乔琳三年级的男友,不,现在已经是前男友了,混进来坐到了她边上,递给她一杯黑咖啡。

    乔琳出于礼貌说了声谢谢。

    他说:“别不接我电话,怎么了?最近心情不好吗?”

    乔琳摇摇手指,自认分手理由足够充分,不需要再和他过多解释。虽然X格不合也不是什么正经理由,但他们本来也只是挂名恋人的Pa0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