房间里的温度是舒适的二十一摄氏度,乔琳ch11u0身T跪在地毯像是跪在云端。

    她被主人戴上了漂亮的真皮项圈,仅限今夜把她收养。

    链条彼端施加的力量使她朝他爬去,乔琳此刻不着寸缕,除了大腿一侧还佩戴着一条不被允许摘下的腿环。

    说这样令她看起来更X感,他是个非常好的s,如乔琳所想,他的掌控和nVe待并不完全T现在对m的打压、凌辱,他会在乔琳褪下衣物时大方地夸赞她的优点,令她放松,也令她感到被尊重。

    即便他当时正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,低头看着跪在地上的她。

    “很漂亮的肩胛骨,像是会飞的小蝴蝶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夸我。”

    她表现得殷勤又俏皮,可脖子上的链条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收紧了。

    沉下声来,告诫她,“你说得太多了,Judy,我知道你有很强烈的表达yu,但是现在我只需要你简短的回答,每一次回答都要叫主人。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主人。”

    乔琳抬着头抿了抿唇,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因此刻的臣服感到兴奋。

    从柜子取出一把细杆的轻便皮拍,“拿好它,不要用手,也不要让它掉到地上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主人。”

    乔琳张嘴用牙齿衔住了它,同时紧紧注视着面具下的眼睛,用舌尖T1aN舐了他的拇指。他的第一个巴掌落在她左边面颊,控制了力道,几乎没有疼痛的令乔琳下T涌出黏腻的AicHa0。

    “你是个坏nV孩,对吗?”

    乔琳Sh润着眼眶点了点头,如果不是咬着皮拍,那她的牙齿此刻一定轻碾着下唇。

    “坏nV孩会为她的擅作主张受到惩罚。”

    他带着她来到沙发边上,乔琳总在泡澡时给膝盖抹上磨砂膏,因此只是这么一小段爬行,就令她的膝盖和手掌泛红。

    或许是出于对她的保护,没有用那把她自己叼过来的皮拍,而是重新取来散鞭,更适合乔琳这样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新手。

    他最初让乔琳双手交叉抱着肩膀,站在他面前,随后用散鞭挥打她的T0NgbU和大腿后侧,力度一点点提升,留在她皮肤的痕迹也逐渐清晰。

    她一边报数,一边小口x1气,舒缓一些疼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