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琳回到家,换鞋到一半,蹲下去缓了缓,从包里拿出手机,打给了朋友。

    “小娜,有件事要麻烦你哥哥,给我一下他的联系方式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找他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重要的,小事。”

    不是小娜好奇心旺盛,实在是这两个人平时没有交集,不过她哥哥是治安警官,也许乔琳找他是有什么专业上的事吧。

    “07******356,他要是没接你就留言,他经常这样。”

    乔琳记下了小娜哥哥的号码,打过去没有人接,她并不打算语音留言,因此丢下手机去洗了个澡,整个过程当中公寓楼下的SUV都没有开走。

    安明森在等她出门报警。

    但他等了十五分钟,按理说是事发后人最冲动的时间,她却没有任何到警局报警的迹象。安明森的手在方向盘敲打,最终发动引擎离开了公寓楼下。

    第二天乔琳和学校请了假,她和小娜哥哥有约,在警局简单见一面,说明情况。

    小娜哥哥姓梁,叫梁天,是个有责任心的人,“你说你被人偷拍了xa视频,视频被发送给了你的老师?你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梁天问得公事公办,乔琳答得也没什么起伏,“他觉得我喜欢我老师。”

    梁天有一点点惊讶,问:“你还能照常上课吗?”

    乔琳答:“能,但是不想去。他会被退学处理吗?”

    梁天说:“如果情况属实,他会被退学,警察学院的学生就是警局的预备役,有违法W点进不了实习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下午不去学校了,等处理好再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收到视频的老师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安明森。”

    安明森今天为了乔琳的事去了一趟学校,他在一年级常用的几间教室外没有见到她,以为她不堪打击当起了鸵鸟,因此感到失望。

    然后他就皱起了眉,没有期待哪来的失望?她是他的谁?他不该对她有任何预设。

    不过在离开学校前,他接到了一通电话,是学校领导打来的,请他到校长办公室。他大概猜到是为了什么,所以拿上风衣外套就赶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