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想听听大家对犯罪心理的了解,可以随意发言。”

    安明森滑动着鼠标滚轮,搜索课件,随口问些调动课堂氛围的问题,“第一次接触这个学科是什么时候?通过、电视、还是电影?”

    大多数学生回答这个问题,都会提到“汉尼拔”和“沉默的羔羊”,或者是犯罪心理同名剧集,总之即便是影视剧,也都是正经严肃的内容。

    直到有个nV孩说“疯狂动物城”引起了哄堂大笑,讲台下学生很多,教室又调暗了灯光,安明森并不知道是谁在说话,也并不好奇,他只是问大家在笑什么。

    “教授,你搜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教授,不如我们今天就看动画片好了!”

    安明森手动搜索,“好像有些耳熟,这是一部电影对吗?”

    他单手撑在讲台,低垂眼眸,屏幕的反S光落在他眼底,忽明忽暗,像是散碎的星辰,藏着宇宙的浩瀚。

    学生通过银幕看到了搜出来的网页界面,这是一部动画片,而且出品时间很近,是去年上映的电影。

    安明森浏览网页后笑了笑,问那个提出动物城的nV学生,“第一次接触这个学科是在去年吗?”

    学生们都在笑,那个最开始说话的nV孩没有回答。她藏在人群里。

    “上节课讲到了暴力犯罪动机。”安明森切回课件,挽起两节袖子,开始正式上课,“凶杀的犯罪动机,除了生物X因素,例如领地意识、攻击本能,我们更常说的还有认知因素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杀人?”他走到讲台前,腿交叉背靠讲桌,姿态放松,“因为罪犯主观认为杀人可以有效解决问题。通过凶杀,罪犯征服受害者,得到仇恨宣泄……”

    教室响起齐刷刷的笔记声。

    下课后安明森关闭投影,打开教室灯光,学生陆续散去,有的上来和他攀谈。这些孩子表现得很紧张,喜欢问他一些和课堂有关或无关的问题,往往说三两句就跑开了。

    只有一个nV孩一直跟着他,她身边还跟着一个等她下课的男孩,但不管那可怜的男孩如何是好,她都不予理睬,最后在教学楼外二人分道扬镳。

    随后这个nV孩便跟着安明森来到了停车场,她很抢眼,身材高挑妆容JiNg致,穿着短裙和流苏麂皮短靴,猫咪般轻佻可Ai,不像一个会紧张得不知道如何开场的人。

    安明森不得不为这个举止反常的nV孩停下脚步,“你好,你一直跟着我,是我班上的学生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教授,我是你的学生,你今天只有一节课吗?”她开口了,口吻熟稔,之前的默默不语不过是在等一个不受打扰的时机。

    安明森用提问回答问题,“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是觉得教授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,想来确认一下。”